这届虚拟偶像 已经彻底沦为资本的“打工人”了?

  在“老二次元”看来,爱奇艺的《跨次元新星》是一部“辣眼”的综艺节目。

  “建模师再回去好好练练。”

  “这哪是虚拟偶像选秀,明明是‘程序员101’。”

  “要做二次元文化的综艺,就认认真真的用二次元的方式来表达,别搞三次元的选秀模式。”

  为了把虚拟偶像这种新生事物推向大众,爱奇艺为《跨次元新星》设计了一个接近于真人选秀综艺的模式,并且在竞演过程中加了相当多的“戏”。

  从参演的明星导师,到后台的“程序员爸爸”,再到“假摔”、“现场故障”的虚拟偶像——这种有意为之的综艺喜剧效果,被“老二次元”视为“不纯正”。不过,相较于前几年的其他二次元向网络综艺,这档“又尬又搞笑”的节目,在调动观众情绪、制造网络热点方面显然更有成效。

  “不纯正”的《跨次元新星》是中国视频平台入局虚拟偶像行业的首个试水综艺。这背后,是技术进步、行业重视、资本入局给中国虚拟偶像行业带来的红利。眼下,在大众这个新兴的市场中,虚拟偶像如何借助现有优势脱颖而出,将是其背后的运营者考虑的重点。

中国虚拟偶像竞争,远比想象的激烈

  国内的虚拟偶像指代,已经不止是初音未来、洛天依、新科娘等这些二次元标签浓郁的虚拟偶像,还有包括无限王者团、安菟、涂山苏苏、一禅小和尚、马当飒飒、韬斯曼等,这些来自游戏、动漫、自媒体、演艺经纪等文娱市场里多方位领域的虚拟偶像以及团体。他们的受众,也从深受核心二次元文化影响的“老二次元”们,延伸到喜爱游戏、演出、旅游、时尚、追星等多元化娱乐内容的当代年轻人。这使得虚拟偶像的应用场景更宽泛,今天的虚拟偶像已经成为了科技同商业、文化完美结合的一种产物。

  在《跨次元新星》中,中国虚拟偶像的这几个特点被首次展现在了大众面前。

  首先是虚拟偶像的多元性。

  二次元的萌妹子Mio和秋蒂,表演国风歌曲的寐鱼和扇宝,又潮又酷的小茉莉、留歌和顾城,未来感十足的Purple、米俪和达米安,甚至还有长着一团火红大尾巴的狐族兽人社畜——这些人设多元化的虚拟偶像,正是中国互联网娱乐内容多元化的需求体现。

  其次,技术进步让虚拟偶像的呈现更加完美。

  《跨次元新星》中出现在小黑屋里操作虚拟偶像的程序员们,则直白地再现了虚拟偶像由科技造就的本质。

  和强调人设的日本Vtuber不同,不管是“中之人”还是技术后台,都是“不可言”的存在,因为这会打破宅宅们对Vtuber的美好幻想。但是在《跨次元新星》里,或许是出于节目效果的需要,也可能是向大众清晰化虚拟偶像的由来,虚拟偶像背后的程序员以重要姿态出现,甚至被刻画得有点像虚拟偶像的“爸爸”。

  节目本身强化了科技是虚拟偶像的基础这个概念:AI智能建模实现多样性的角色外形,让虚拟偶像表演更真实的动作捕捉,以及优化动作姿态的AI算法等等,日新月异的科技进步的的确确让虚拟偶像的表现更完美。

  最后,这些虚拟偶像的“后台”,涵盖了中国娱乐市场里各类型的娱乐公司。

  节目中出现了20多位不同类型的虚拟偶像,其背后是各家中国娱乐公司在虚拟偶像市场的试水。

  扇宝的背后是齐鼓文化,这家公司运营的偶像女团SING,以《寄明月》等电子国风歌曲走红B站。顾城是知名经纪公司乐华娱乐的虚拟偶像。节目中,乐华娱乐CEO杜华以及旗下艺人孟美岐、吴宣仪、朱正廷都为其站台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